fell GG
梗来自@七月叶 太太的419梗……虽然大概是写的一点也不像
听了一晚上Shape of You还写的这么烂我……我是真的没写419,写的这么烂真的对不去嗷嗷嗷TAT!!!!

私设有(评论里解释)ooc注意
真的写的很烂请不要打我TAT

要说地下世界有个话痨排名的话,那个开酒吧的grillby敢称第二的话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也许是自己是酒吧老板的缘故吧,比起同在热域的烘焙坊的那位老板来,这间小酒吧的生意要更好——
这当然这些不止是那些酒精的作用,还要归功于那位油嘴滑舌风骚的不得了的火焰老板咯,不单单是以一手会调制好酒品的手艺,只是单单的三言两语就能让在座的怪物笑逐颜开或者是心神荡漾。
grillby's似乎就是在这个充满暴力和压力的地狱中一个可以让人安心的港湾。

“grillby是个好家伙。嗝~”在坐在角落里一个喝的醉醺醺的怪物如此评价:“如果我是个女性,也一定嗝~会想和他共度一生。”
虽然话是这样说,大家评价不一但总体意思还是比较一致……虽然不有些来者不拒的但紫色的老板本人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将自己困住的意思。
“谈情说爱,那也太可笑了。”他歪歪了头,弯弯的眼睛像是在笑。伸出手将领带拉松,可说出的话却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将自己的感情奉献给一个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变成灰烬的家伙?是脑子有病吗?”
“你这家伙总是这样说,迟早会遭报应。”
坐在吧台上的鲜红色火焰的小女孩厌烦的这样说,伸出手拉了旁边的那个黄色的带着棒球帽的小怪物:“越是抗拒某种事物,就会被那种东西坑的越惨。我可真是看好你哦,哥哥。”
“臭小鬼懂什么。去去去,酒吧可不是你这种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切,垃圾大人。”

虽然是一段无关紧要的小插曲,但是却有点像预言一样——
某日有人推开了依旧热闹的酒吧的大门,在那个怪物像是从冰冷的远方归来一般走进了这家酒吧,还像个绅士一样将自己的黑色大衣挂在那个从没有人用过,落满了灰尘的衣架上。
grillby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身躯里跳动了一下。
但他并不认为那能代表什么,只是——

gaster其实并不想到这种地方来的,只是那位暴君给的压力实在太大,实验室的那群家伙也受不了他这个脾气所以就把他踢出来了。
“这里,就离实验室不远。”Alphys推了推眼镜冷下了一张脸:“那里有酒,你最好发泄完压力再回来,不然在这样下去我想那群家伙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国王眼下的红人。”
“对了,如果你不想,就不要接那里老板请你喝的酒。”
但似乎最后一句最重要的警告博士本人并没有听进去——
红人你○○啊!gaster庆幸自己幸好没有头发或者不是毛茸茸的,不然肯定会变成一个秃子。但平时只是不喜形于色他也是徒步走到那家闹哄哄的酒吧。
推门而入便是混杂这酒气的暖流,当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位位居吧台后面的紫色火焰。
wow……造物主真是神奇。被惊艳到稍微感叹了一下,但gaster并不觉得这是个什么能解压的地方……周围的家伙用奇怪的视线盯着他,但似乎没有空座位他也只能坐到吧台去。

“新来热域的家伙吗?好像从前从来吗,没有见过你啊。”
“呃……算是吧。”
“能找到这里也算是缘分,请你。”
盛满褐色液体的直筒玻璃杯从紫色火焰的手边滑到gaster的手边,在周围怪物的到喝彩般的欢呼下他似乎隐约想起一句什么警告,但最后还是统统抛之脑后——
他是来买醉了。温热的酒液灌下喉咙,他想:总之都到这里来了,其他的事怎么样都好。
就看在那位紫色的美丽的怪物的份上。

虽然这样说了,但是第二天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的时候gaster还是感觉到一阵茫然——
原来自己的酒量那么差的吗?
隐隐约约记起自己昨天喝醉了是怎样低声怒斥王国的暴君昏庸无道,甚至还和那位老板谈起了这个国家……
“的确是这样。”他记起那位眼睛弯弯的火焰老板一副无所谓的腔调:“但是总归还是得发泄压力的,不然大家伙都得疯不是吗?”
“你……你说的没错……可……”
“当然,用暴力发泄那可真是太像是小孩子了,作为大人应该有大人的方式。”
大人的方式?
喝醉了gaster思考能力跟个三岁也没啥差别,疑惑的看着那抹紫色的火焰越靠越近甚至微微的张开了嘴——像是在期待什么一样。
再后来啊……整齐的房间,床上纠缠的身影,紫色的火焰和白色的躯体相映成趣,两颗洁白的灵魂悦动的频率也趋于一致……
饶是不喜形于色的gaster也要老脸一红,并不是没有经历过但是这未免也太……
“现在害羞也未免太迟了吧?”不知何时庆清醒过来的紫色火焰看着他,用充满了兴趣的目光:“昨晚可真是厉害啊……”
然而话题一转:“我说你啊,是不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嗯?”
“叫的声音很大。”grillby转了个身趴在枕头上:“抓的我现在也有点疼……压力大过头了吧。”
“可这并不关你的事。”听到他这样说,gaster反而笑起来——虽然说不上是强上,但这样就不会尴尬了。他清了清有点沙哑的嗓子继续说:“就像你说的,大人有大人的方法,只不过是顺其自然。”
他伸出手,轻轻的落在你把燃烧的温暖的脊背上:“还是你说你对每一个床伴都这么温柔体贴?”
躯体里的灵魂像是要跳出胸膛,但grillby还是强迫自己不显山露水。他转身伸手一下子把那个引起他异常的怪物搂紧怀里,低声在他耳边耳语:“当然不是,所以你要给我的服务再提供一些酬劳吗?”

评论(10)
热度(19)
【拜托看这里】
默子/十八
段子手/情长三月党/高兴了什么都写不高兴了什么都怼/可拆不逆某些CP洁癖过激注意/不能算作是厨的角色厨/情绪日常不稳定,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关于文:可能tag里没有标cp但是一定会文前预警/本命cp攻受不逆可拆始终固定左右(放飞自我的扔小号)/雷梗OOC必然存在毕竟是个本命右的cp厨
别刷赞
别刷赞
别刷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