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头
脑洞
骰子恶魔的日常
思念于夏天离去的你(???)
或者是
斯德哥尔摩情人(去你的!!!)
越写越OOC我决定只打CPtag

没有了灵魂契约,恶魔也不过是寻常传说生物的一种。
好吧,即使是有他也是的。
只不过现在更加没有个恶魔样子并且不干恶魔事儿的蜷缩在赌场,没一个赌客的灵魂能引起他的兴趣。
“阁下今天不干活吗?”
“……”
“……”
“……呼噜。”
看着上方飘出的“zzZZ”即使是骰子王也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家伙。
现在的二人比起主仆来更平静的像是一同生活的两人。
于是骰子王也有了自己的烦恼——
恶魔到底会不会长胖干巴巴的抱起来好硌哦……还总是扒在他身上不肯下去……
还掉毛!紫色的西装是都是黑色的毛这家伙是猫吗……不对,应该是羊……到底是猫还是羊呢?

不过最重要的是!夏天!!夏天啊!!!
他都恨不得泡进水里不出来的夏天,恶魔先生却还是扒在他身上,像是一块特制恶魔毛毯。
“地狱的温度比这里高多了。”黑色毛球毫不在意的说,尾巴甩的悠哉悠哉的看着就像是故意的。
请您回地狱去!请!虽然满脑子都是烦躁的想法,但作为绅士肯定不能把这个一点也不优雅甚至不穿衣服的恶魔掀下去不是?
虽然有“建议”让这位恶魔穿上衣服结果却……
“不穿!”他凶巴巴恶狠狠的,还揪着勉强戴上的领结:“最低的限度了!”
诶!!!只戴领结很奇怪啊?!把我的领结放下来!!!别!别把它转到后面去………………………
他从不解释,从不多说。但总伴随左右的骰子王却也能将他的想法猜个八九不离十……
但那份默契也并不是在被掌握了灵魂契约之时由危机感磨练出来的,相反那只是信任的产物。

骰子王曾经是整个墨井岛上最会赌博的家伙,甚至无人知道他还是赌场的第一任老板。但是他就是对那个夺走了他一切的家伙恨不起来。
那是面对强大的臣服,更何况骰子对他的(前任)老板没有任何恐惧——那是一种类似于憧憬的奇怪的情感,像是站在顶峰的时候却有有了前进的目标。
不过恶魔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是了,他强到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但是,但是不止是这个原因,还有另一种……骰子王无法形容,只能暂时把他称作是——
信任……也是够奇怪的了。

不过如果不是信任也不会导致这种局面吧,强者依旧是强者。不过是……
被扒在身上打呼噜的恶魔热的身无可恋的骰子王,一双眼睛无神的看向远方——
不过是,像猫一样的强者就是了。

评论(2)
热度(18)
【拜托看这里】
默子/十八
段子手/情长三月党/高兴了什么都写不高兴了什么都怼/可拆不逆某些CP洁癖过激注意/不能算作是厨的角色厨/情绪日常不稳定,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关于文:可能tag里没有标cp但是一定会文前预警/本命cp攻受不逆可拆始终固定左右(放飞自我的扔小号)/雷梗OOC必然存在毕竟是个本命右的cp厨
别刷赞
别刷赞
别刷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