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头
杯兄弟
双向暗恋(花吐)
去你妈的OOC,不写了。

填充倾注慢慢溢出的我的爱情
那些想法,具现化了。
mug看着落于手掌的的花瓣,颤抖起来——
那些暧昧的,不能见光的想法,变成了现实的存在的东西。
——蓝色的,可爱的雏菊,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那朵由mugman吐出来的花代表了什么。

“爷爷,我回来啦。”cup推开了家里的大门,少年的他还是如年幼时候一样充满活力。左顾右盼之际他又看向坐在摇椅上的茶壶爷爷:“mug呢?”
“后院里坐着。”老头子吐了个烟圈:“cup你就不知道mug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啦?!那家伙怪里怪气的话都不跟我说啊。”
茶杯少年气呼呼的鼓着脸颊,对疏远自己的兄弟感到相当的不满——
“不过爷爷,你知道家附近哪里有雏菊花田吗?”
“啊?”
“经常在房间里发现蓝色的雏菊呢,难道说mug那家伙是谈恋爱了吗?”
“不是啊,”老茶壶又吸了一口烟斗,像是想到了什么:“但是mug最近好像不太舒服,总是在咳嗽。”

“mug?”cup推开后院的门,就看到自己的弟弟背对着自己坐在树墩上面——
“mug~你干嘛啊?怎么最近都不和我一起玩。”
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弟弟,却十分眼尖的看到了他脚底下散落的蓝色雏菊……
而mug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又开始了不听的咳嗽,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死死捂住嘴巴想起不要让什么跟着吐出来。
“mug?!”有点惊慌无措的,cup脑海里突然闪过爷爷说的“咳嗽”“花”等试图总结出什么结果但还是被抛于脑后了。他看着mug杯子里的液体剧烈震荡直想要掰开他的手让他保持顺畅的呼吸。

mugman不是不受欢迎。
相比他性格莽撞的兄弟,行事沉稳的他会得到更多的夸赞。
“你们大概天生就是互助互补的类型吧。”茶壶爷爷吐着烟圈叹息着:“mug你能不能别惯着那个讨厌的蠢兄弟了。”
大抵就是这么一句话。
因为就是这么一句话。
所以才会如此悲惨。
暗恋。
雏菊的花语是,暗恋。
所以现在变得如此可悲。

在破碎的蓝色雏菊落在地上的时候,一切都像是青白阳光下的尘埃落定。
mug有点不安,他盯着脚底下的那朵不完整的花,却又感到一丝的轻松。
没什么的,他想: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
红色的花瓣就落了下来。
那是,从cuphead头上,不停不停落下来的,属于爱情的花瓣。
啊?
在mug茫然的抬头看向cup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红的像是放进火炉里重新烧制过了一样——
“我……我还以为我平时很明显了……”茶杯少年握着拳:“可……还是和你一样……”
“……”
“现在,怎么啊?”
虽然这样说着,但mug看着慢慢靠过来的cup还是笑出声——
还能怎么啊?

爱情的花瓣还在不停的落下。

评论(8)
热度(25)
【拜托看这里】
默子/十八
段子手/情长三月党/高兴了什么都写不高兴了什么都怼/可拆不逆某些CP洁癖过激注意/不能算作是厨的角色厨/情绪日常不稳定,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关于文:可能tag里没有标cp但是一定会文前预警/本命cp攻受不逆可拆始终固定左右(放飞自我的扔小号)/雷梗OOC必然存在毕竟是个本命右的cp厨
别刷赞
别刷赞
别刷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