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子恶魔

日常翻车

我就是想试试会不会那啥,那啥了就放链接了


那啥,我不要脸打tag了但ooc避雷注意啊

会翻车一定是因为童话最不适合开车了,即使是恶魔也不行qwq


长廊里除了皮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之外,似乎回荡着若有似无的另一种声音。没有太在意的king dice推开位于赌场最深处的那间房门开口,却被眼前所见的景象全都赌了回去——

占了大半房间的被半拉幔帐覆盖的大床上传来刚在在走廊传来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哭泣的声音……

那个被掩在幔帐后面的身影,在缓缓摆动着身体。

脑子本身还不太能处理现在所发生的事,到作为忠诚的手下他的身体却开始自我的行动。一个健步上前拉开了那些轻薄的屏障,那个抱着枕头不停蹭动的身影就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中——

“dice……”

视线明明并没有落在来者的身上,但就是异常信任的叫出那个名字。这让有点尴尬想要离开的部下又停下脚步。

只是什么都没说,亦或者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觉得天旋地转,回过神开已经被拉上了床。

“帮……帮我……”抛弃了枕头从而骑在来者身上,Devil亦是有求于人也还是命令的口吻。说实在king dice是有点被自己老板狰狞的面容吓到,但为了支撑身体而落在他腰上的手抚摸到那平日里硬而光滑,现在却原因不明变的柔软吸手的毛绒绒,一下子让他心里那点点见不得光的秘密蒸腾起来——

“阁下,你能解释是……怎么一回事吗?”下半身贴的紧密让dice感觉有点不好,但出于伪善者的伪装他还是将无用的废话问除了口。

“你自己不会看吗!”伴随恶魔喉咙里的威胁声,Devil似乎已经不耐烦的便要去扯坏dice的裤子。

大事不妙一定就是说现在了,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拉来当成“工具”,甚至现在也不知道该担心明天出这个门要没裤子穿还是该担心可能不小心整个骰子就废了,但好在Devil还没失去理智到那种地步,在轻而易举解开dice裤袋上的暗扣之后甚至覆盖在那个现在特别有精神的不附有余力的嘲笑他:

“看来我还不用多费心。”

“…………哼,与其说那个……”像是被看透了内心,dice有一点自暴自弃或者还有羞涩这种情绪,干脆的就坐正身体双手扶上他的胯部:“既然阁下什么都不打算说,那就请您自己动吧。”

并不是疑问而是平平的叙述语气,让或许生气又或许没生气的恶魔一口咬在他的肩膀,鲜血直流——

“既然有当工具的自觉,那就别那么对废话了。”

评论
热度(34)
【拜托看这里】
默子/十八
段子手/情长三月党/高兴了什么都写不高兴了什么都怼/可拆不逆某些CP洁癖过激注意/不能算作是厨的角色厨/情绪日常不稳定,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关于文:可能tag里没有标cp但是一定会文前预警/本命cp攻受不逆可拆始终固定左右(放飞自我的扔小号)/雷梗OOC必然存在毕竟是个本命右的cp厨
别刷赞
别刷赞
别刷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