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子恶魔

我流向,黏糊糊的双箭头炮友

除了ooc都不属于我;w;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嘤嘤嘤……

避雷注意


战后日常2

战后重建的工作总是艰难的,于是墨井赌场宣布了暂停对外营业。

即使是面无表情的King dice也是鼻青脸肿很难保持威严,可他手底下的那个部下不是一样呢?

鼻青脸肿不说,严重的甚至身体上的损伤都是有的。

都是被两个小兔崽子……打人不打脸的道理不懂吗?!

别说部下了,就连顶头上司也是一样的好吗?

说不好他的顶头上司才是最惨的那个也说不一定……


“老大,你不一起去度假吗?”

赛马场的小哥回头看了一眼自家老大,还是忍不住担心——这么大个赌场只有一个老大行不行啊?

dice斜斜的瞅了眼瞎操心的部下:“你也想和那位作伴啊?”

小哥一听,给了自己一鞭子麻利的赶紧溜了。

将最后一个部下打发出去,偌大的赌场只剩下了坐在只亮了一盏灯的吧台上叹息的dice……

是的,十分没形象的坐在酒吧吧台上晃着双腿哀其不幸的赌场经理——虽然因为暂停营业将手下们都打发了出去爱度假还是怎么样都跟他暂时没关系,可那个最大的麻烦还是在这里。

或者说,那位现在根本没办法离开墨井地狱。

跳下吧台,dice拉熄了那最后一盏灯。灯火辉煌的墨井赌场陷入黑暗。


devil现在一天睡觉就需要二十个小时。

大抵是因为输给了小孩子太过丢人,又或者是挫败感让他放弃了收集灵魂的工作,他甚至都不愿回到赌场旁边真正的地狱之中作修养。

像个孩子……dice一边为那位任性的恶魔换药一边神游,然后就把自己的头儿归到了和那两个茶杯一个类型里。

当然,没有了地狱之火疗养的被魔弹击中的伤口好的甚至还不如普通人。能量不足这也就是devil长睡不醒的原因。

dice总是摸一下devil的断角,在看看他骨折右手——并不是有着奇怪的担忧,从很久以前开始他早已心悦诚服的将灵魂献给这位先生……只是……

dice将轻轻碰触断角白茬的手指放在了他家阁下毛茸茸的肚子上,毫不意外的听到了软绵绵的鼻音。

这种幻想破灭的感觉……

甚至感觉自己变成了猫奴。

正当dice沮丧不已的时候,恶魔尾巴却早就勾着他的手扔到了一边——

“正方脑袋。”devil拖着没睡醒特有的软绵绵的鼻音,单手撑着凌乱的床铺:“要下雨了。”

king dice捂住额头,露出嫌弃的表情——

这句话意味着,墨井岛的雨季就要来了。


dice知道devil不喜欢下雨……或者说可以称得上是厌恶了。

也许是暴雨的天气会让地狱之火不够活跃,或者是喜欢炎热的恶魔单纯不喜欢这种湿漉漉的天气……但墨井总是有个不长也不短的雨季,这也成为了dice不能离开原因之一。

这可也是……堕落的生活开始的原因之一。

从厚厚的棉被里拨出身体。穿着邹巴巴的白色衬衣的dice半睁着眼睛,有还要到头继续睡的架势。

潮湿的的落雨之声并不能传进墨井地狱,但dice的确能感觉到暴雨未停。

冷,以及……

被devil一把按回被窝的dice有点郁闷。

说起来……被上司拉着纯暖床的部下应该是第一个吧?


最后还是挣扎着起来换了身舒适的衣服……虽然一直躺在床上睡到腰痛屁股痛也是很爽的,但是他毕竟不是devil……

生来就是操心的命也是够了哦。

“dice……好冷啊。”

“恩?”

决定将之前的关于赌场的文件都收拾一下的king dice歪头蹭了一下也同样被他拾掇了一番现在挂在他身上汲取热量的devil表示疑惑。

“我从地狱深处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雨季。”含含糊糊的,devil说起了自己的事:“不太懂这边的规则……还被那个烂火车嘲笑……”

“因为都是地狱员工所以我是没法对他们出手……但是也想不到那两个小兔崽子杯挺能干。”

“这个赌场真是个好地方啊,不过在好也始终是个赌场而已。”

……这么说起了这个?dice有点疑惑起来。

“灵魂终归是会上天堂亦或者下地狱,但如果剥夺灵魂这点仅有的乐趣也失去了,恶魔又有什么用啊。”

虽然是说着已经过去了的一些有点让人伤感的事情,但dice怎么都有感觉像是猫咪在撒娇……

“阁下……”他停顿一下:“并非所有的;灵魂都会上天堂或者下地狱。”

“毕竟我我的灵魂契约是永远属于您的。”


评论(15)
热度(55)
【拜托看这里】
默子/十八
段子手/情长三月党/高兴了什么都写不高兴了什么都怼/可拆不逆某些CP洁癖过激注意/不能算作是厨的角色厨/情绪日常不稳定,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关于文:可能tag里没有标cp但是一定会文前预警/本命cp攻受不逆可拆始终固定左右(放飞自我的扔小号)/雷梗OOC必然存在毕竟是个本命右的cp厨
别刷赞
别刷赞
别刷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