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雄

出欧

昨天摸的没摸完……变成了敷衍的生贺……

文笔烂一逼,感觉想要表达的东西完全没表达出来还烂尾……

咸鱼跳楼!!!

角色属于平哥ooc属于我!


你拥有最光明的未来。

生日快乐,欧鲁迈特。


-7

十二岁八木俊典是在上初中的时候认识那个叫做绿谷出久的男人的。

看着二十几岁,却毛毛躁躁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俊典。”看上去有点尴尬和狼狈,但是他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至于八木俊典为什么会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那是因为这个家伙在把他的习惯一一道来差点吃他拳头之时告诉他他是从未来而来。

骗子!这是八木俊典的第一个想法,但是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一个初中男生也没什么好骗的,于是就斜着眼睛看向他。

啧,笑的可真恶心啊。

他们只相处了很短的时间,毕竟相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在八木俊典回家之后他就在也没见过那个叫做绿谷出久的男人了。

只是记得他说:“我还会再来见你。”

果然是骗子。


-6

于是在第二年同样的地方见到同样的人,十三岁八木俊典的想法依旧没有改观。


-5

“给,是礼物。”

第三年依旧相遇了,落在十四岁俊典手里的,是一个可爱的垂耳兔钥匙扣。

“什么啊!我又不是女孩子!”

“可是我觉得很像你啊。”

于是八木俊典捶了那个叫绿谷出久的家伙一顿。


-4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以后你会知道的。”

十五岁的八木俊典依旧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和这个男人的相遇已经成为了他最期待的,他一个人的秘密。


-3

“恭喜啊,顺利升入雄英了呢。”

“当然,因为是我啊。”

穿着体育服的金发少年神采奕奕,像个散发着光与热的小太阳。


-2

“绿谷你看!我拿到临时执照了!”

“好厉害……不愧是你。”

八木俊典已经长得比绿谷出久要高出许多了,但岁月似乎也没在这个男人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既然你是从未来来的,能不能告诉我未来发生了什么?”

“这可是作弊哦俊典,作弊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吧。”

他的语气十分温和,但十七岁的八木俊典却感觉到了光都照不亮的黑暗。

莫名感觉到了难过,八木俊典从此再也没问过同样的问题。


-1

其实也没有机会在问了。

说到底他与绿谷出久仅靠着每年的一面之缘,自己会信任他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俊典,我要走了哦。”

“去哪里?”

“很远地的地方,以后还是会见面的。”

男人露出的笑容透露着舍不得,他对八木俊典招招手:“生日快乐,有礼物要送你。”

“什……”

温热柔软的亲吻落在了光洁的额头上——

“抱歉,我明白的太晚了……”

他说了自己不明白的话。

“所以不要忘记我啊,俊典。”

墨绿发色的男人笑着挥着手,慢慢的消失在光里:

“我会等你,你一定要来找到我。”


从此之后的人生,八木俊典再也没有见过绿谷出久。


0

时间过去了好多好多年,久到那些重要或者不重要的记忆都尘封在记忆深处。

“如果是身体的不适影响了英雄活动的话,不如来雄英当老师吧?”

诶……这也是个办法。

在根津校长面前保持了瘦弱姿态的欧鲁迈特像是没办法一样挠了一下耳朵,答应了下来。


依旧是不安稳的日常,路上的围观群众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平凡嘴脸。

提着刚买到的大瓶装可乐,八木俊典斜视着瞅着那个罪犯如风奔驰而过。

围观的群众无所顾忌的谈论,欧鲁迈特挺身而出——

“会结束的,要问为何。”

围观的群众们发出异常的惊叹,不由自主的让出道路。

“因为我来了。”


从下水道爬出来之时,欧鲁迈特的记忆稍微有那么一点混乱起来。

被淤泥包裹的墨绿色头发的少年似乎和记忆的那个谁重叠在一起……但有很快模糊成一片。

迎面而上的强烈风压吹飞的不只是敌人,没有把握精准的力道让那个少年也昏了过去。

是谁呢?将嫌犯装进瓶子里,欧鲁迈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不要忘记我……”

少年时期的记忆模糊不清,唯有这句话清晰的印在脑海之中——

是谁呢?


时至今日,在时空中的那个小小的差错让作为那个遥远未来的绿谷出久的“礼物”终于来以“欧鲁迈特”之名出道成为NO.1的八木俊典身边。

无知的少年,记忆模糊的男人……似乎一切都回归于正轨——

绿发少年望向金发男人的手中的光芒,对上那双灿灿盛辉的蓝色眸子。

真想一直看下去啊……

今日在绿谷少年心底扎根不,似乎不止有那份如同光辉一般的英雄情结了呢……

评论(2)
热度(29)
“活着”就是想呼吸多一点点,然后我想起来了,这已经是第六十亿次的呼吸了。



前往更遙遠的彼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