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
羊妈中心?在废墟里羊妈和福的一个小故事吧
bgm:panda eyes—Radiate
我是觉得歌词比较符合羊妈的心境但是这个电子感好像又有一种工口的感觉……
表述我自己的一个想法吧。
(拖的太久了随便发吧😂)

Radiate
——进来我的孩子
——哦 我的朱莉
——再见我的甜心
——别让我独自一人

0
“toriel,你住在这里有多久了?”
“……我也记不太清了,也许过了很久吧。”
看似不经意的问与答,但提问者和回答者都不经意的瞥开去不与对方有目光的接触。
都像是知道了什么,却把当成自己的秘密不愿意透露。

1
frisk总觉得很不对劲……
从第一次开始,到每一次……就感到越来越不对劲。
在经历了第一次后就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小孩的房间,房间里为什么会有玩具和小孩的鞋子……
可对于每一次都是第一次的toriel来说,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呢?
若是有一点点常识的话,对待陌生人也不会毫无防备……可toriel似乎就是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她,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
frisk本以为那是怪物的天性使然……但在经历了一切后明白了根本不是那样——
怪物厌烦着人类,那是从上古战争惨败后遗留下来深入骨髓的本能。
纵使这么多年在地下的怪物都忘记了人类的样子,他们也还是在口口相传中厌恶着人类……
那么为什么toriel没有?作为曾经的王后她甚至平静而热切的拉住了她的手,也并不介意她失礼的行为称呼她为——
“我的孩子。”
就像亲爱的妈妈一样。

2
轻轻搓动指尖就有美丽却不灼热的火花跃动在她的指尖,frisk站在一旁——
无论看多少次也不会觉得厌烦。魔法是美丽的,而施展魔法的妇人更加充满了魅力。
“toriel好厉害。”
“这不算什么……”
羊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继续系列的烹饪——每一次来自frisk的赞美总会让她害羞一通,虽然她并不明白面对一个小孩子的不好意思到底是哪里来的……
frisk已经在废墟停留了超过四天的时间了,没有一点不耐烦的陪伴着toriel,按照她的想法去做她希望的事,没有一点点想要离开的念头。
理智的不像个小孩的做法让羊妇人都感到了一丝异样——
“frisk。”
“嗯?”
“你在来到这里之前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那孩子面带笑容的为她讲述地面上的景色,而事无巨细的情节让她排除了这孩子摔坏了脑袋的可能。
如同记忆中美丽广袤的地表世界是这个阴暗狭小的地底不能比的,更别说只有这片用一两个小时就能走完的废墟……可这个孩子只是陪着她,平静温和的接受她无趣的安排……似乎一点也不想离开。
跟之前的那些人类一点也不一样。
toriel有些焦躁……她明白那是为什么。

3
frisk津津有味的读着toriel带来废墟的书——不得不说怪物的文化的确是十分有趣的。
toriel的课程不算严格,frisk也学的很快。甚至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她都超额将toriel书架上的书读了一大半。
但是不得不说,在这里的确是很无聊的……她踏过废墟每一寸的土地,和这里的每一个怪物都成为了朋友,还能从那个小的像是村落的镇子里的杂货店拿到免费的糖果。
“我的孩子,你再这样吃糖果会蛀牙哦。”
“我知道啦妈妈。”
没有一点不舍的将兜里所有的糖交给toriel,frisk也没错过她眼睛那一闪而过的失落与难过……
似乎有什么想法如同闪电一样滑过她的脑海,她伸出手抱住toriel的手臂:“吃这样的糖也会蛀牙吗?”
“当然,摄入过多的糖分任何人都会牙齿痛。”羊妇人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满是慈爱:“不过你还要一个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乖巧又调皮的凑过去用嘴巴叼走toriel手上托着的糖球,在羊妇人盈盈的紫色眼眸里frisk仿佛看到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两个小孩子围着这位夫人吵闹着想要多要一个糖球的模样。

4
“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我是说,也许你可以去我家里做客……”
在她身边飞舞的白色小幽灵依旧腼腆,可frisk却耸了耸肩膀:
“我知道了妈妈的秘密哦,所以(这次)不能就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了。”

5
frisk能感觉toriel越来越不安了……
就像是一个知道自己在做美梦的人,生怕醒来面对残酷的现实。
可即使这样……现实也还是存在的呀。
“文学的课程今天就全部结束了哦,frisk你真的学习的很快。”坐在沙发上的toriel摘下眼镜,笑的有些勉强——应该说这孩子伶俐的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完全没有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那么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呢?”
羊妇人低下头看着仰视着她的那个孩子,在眨眼的一瞬似乎看到了……其他孩子的身影。
一个人类的孩子,一个怪物的孩子。捉住她的手臂,仰着小脑袋哀求的样子。
而frisk脸上从未流露出那样的表情。
泪水冲破了她的眼眶——

6
“妈妈,你还好吗?”
frisk敲了敲她的房门,有点着急——这样的事情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在她的意料之外……她着实没有想到toriel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她很担心。
到底会怎么样呢?她愿意为toriel留下来,哪怕作为那两个孩子的代替品……可是她并不明白toriel是怎么样想的,她愿意吗?
“………………抱歉,我的孩子。”关了一天的房门终于打开了,眼中红肿的羊妇人端着蜡烛走了出来:“我这就去把灯点上。”
整个家里的照明的确是用toriel的火焰来控制的,不过好在frisk熟知家里的位置,就算在黑暗里也没有磕碰到。
现在黑暗中frisk思索但了一件事情——
toriel并没有把他当成孩子。
也许是因为他表现的缘故,但那应该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也许toriel并没有像爱他们一样爱自己……
或许是该走的时候了。

7
其实对toriel挡在门前这件事frisk还是松了一口气——没有出现大的偏差,也就代表着不会有其他的大的问题。
但面对悲伤的toriel,frisk也只能以沉默以对。
又要离开母亲了,真舍不得啊。
但是要终结旅途,就必须离开她。
更何况,她需要的并不是自己。
没有以往的对话,toriel红色的眼睛看着frisk,嘴张了张,只问了一个问题:
“你还会回来吗?”
别再留我独自一人了。
frisk上前,展开手臂拥抱了她的母亲——
“会的。”她轻声说:“我发誓。”
这次绝不会留你独自一人了。

评论
热度(9)
随心所欲的不可回收厨余。
不介意的话请阅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