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脑洞混更
想到一个……
大概是已经是恋人的相欧

欧鲁受难
相泽凑过去碰了碰欧鲁的嘴角表示安慰他
大概是没见过这样的相泽
欧鲁又打哈哈
“相泽君的胡子真扎人”
相泽也没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欧鲁逐渐没了声音,因为被担心双倍的很难受了
没有安慰到欧鲁反而看到他更加苦闷的相泽也不好受

最后变成了两个人受难了…… ​

评论(1)
热度(8)
“活着”就是想呼吸多一点点,然后我想起来了,这已经是第六十亿次的呼吸了。



前往更遙遠的彼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