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搞的托泰

其实感觉更像无差但我私心因为我恋爱脑上头()

总之捏造二人年幼时十分ooc不妥提醒会删tag


托雷基亚并不是一个十分善于交谈的奥。

但在他身边的泰罗好像就有那个社交牛逼症,但不论什么人什么事他都能接的上话并且融入其中。

“托雷基亚,我跟你说——”

来了。

“嗯。”微微点头表示在听,托雷基亚跟着站了起来——

那本心理学小技巧上怎么说来着……

他诱导着泰罗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然后一把把他摁下。

“抱歉,今天我有别的计划不能陪你。”

如果不是那两只像牛角一样的奥特天线是硬的的话,很难说它们不会像狗耳朵一样垂下来——

这让托雷基亚有点于心不忍。

忍住想要摸摸那...

一点桑德

这一波属于一个蛋糕糊脸反杀(?)


饥饿……

异常的饥饿。

并不是肠胃空空带来的不适,而是从大脑中发出的,噬心刻骨的饥饿本能。

一切源自于面前的男人赤红的伤口,就像某种破了皮的熟透的浆果一样,散发的香甜让人难以自持。

德莫斯下意识擦了擦嘴,并没有口水流出来这点还是让人有点欣慰的。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拉起了桑福德的胳膊——

德莫斯性格本来就随意而自由,所以更没有控制自己欲望的自制力。

只是一口的话,桑福德应该不会太介意吧。


桑福德当然不会介意。

虽然讨厌受伤生病带来的疼痛感,但常年作为雇佣兵也难免会有大伤小病落在身上。

只是……

只是,他从未想过自己...

之前火卫兄弟那篇的续集 ……

互相杀害真的编不出来了就这样吧。


捏造私设如山ooc注意

.


等待着风 搞错了世界
无泪地唱着歌
能否从天空的缝隙中逃脱呢
你降临到我身边 呼吸也仿佛少了一些
我从天空坠落
我们相遇了 便是那时啊

【福波斯】与【德莫斯】

神话中不可分离的两兄弟,也是围绕着火星不停旋转的两颗卫星。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和他与那位联合计划的总监又有怎么样的联系呢?

兄弟吗?早就已经不是了。他们互相背弃对方,谁都不认为自己有错。德莫斯甚至逃离了联合计划的总部,就像天文学观测报道里描述的那样——火卫二迟早有一日会离开火星的卫星轨道,而火...

唉……好想写点我流恋爱脑的德受啊(趴)想不出剧情……

最近人在光之国,更新随缘

啥时候MPN2出了啥时候回来。

桑中心的桑德

意识流注意

ooc恋爱脑意识流注意

别问就是格式化不了就删除()


桑德/无法移除代码,请稍后再试


0

“把武器交给汉克杰温布尔顿,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

“知道了知道了,老兄你真的好啰嗦。”


0.5

他为他裹上绷带。

他穿上他为他拿出来的那件衣服——虽然他的确去过战地,但并不是当记者。

他默契的捅死了他向后推过来的那个1337。

他们总是这样——任务,工作,日常……形影不离。

像是某种设定好了的程序。

直到——


-1

支离破碎的尸体像是打开了桑福德的某种开关。

但他依然是那个身手矫健的雇佣兵。

“你好像有一点不一样。”汉克有些疑...

是桑德

肩膀脱臼,胸腔的疼痛可能是肋骨骨裂……不过致命伤还是嵌进大腿的子弹和胸腔里的那颗……

不妙啊……

德莫斯靠在箱子后面,因为肺部的功能逐渐丧失而喘着粗气——虽然早就知道桑福德的手不会抖……但是也没想到那么情绪化的一个人,心居然也和手一样不会颤抖。

“相处的日子很愉快,德莫斯。”他现在的样子更像是某种被操控的机器人,吐露的话语想是要切断一切过往羁绊“但是戏剧该画上句号了。”

真不像你啊……

虽然明白可能是最高權限者在背后操纵一切但也无能为力,往事一幕幕如同跑马灯闪过眼前也像是告知他难逃死劫。

德莫斯用完好的手点燃了一支烟——我才不会说干脆就这样放弃吧,这样其实也不错之类的屁话...

——不擅长却骄傲,不擅长也完全没有关系。

=18/默子
一只随心所欲不起来不喜欢自己的屑,過激情感理想化主義者。
全都是摸鱼,没啥好看的。
该说的都置顶了,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