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
骰子恶魔无差
St. James Infirmary Blues真好听啊!
谢谢瑞比太太的新大门

赌徒蓝调
恶魔一直以为那个骰子脑袋有伤心事。
所有跟他赌输的怪物精灵都害怕的不得了,甚至还逃跑了。
只有这家伙……不仅留在了这里,还一脸轻松的在这里做起了活。
赌场里一般并不需要他这个经理人出场,而他则是喜欢在角落里擦着随手拿起来的赌具,哼唱着奇怪的歌曲:
“Wherever she may be,She could search this whole wide world over……But she'll never find another man like me……”
好男人?恶魔摸摸下巴思考着:为情所伤,简直愚蠢透顶。
但不得不说这个赌场的确是能让任何生物远离尘世的好地方。
“所以除了这里还能有什么别的地方能适合我呢?”骰子王像是绅士一般彬彬有礼的对他鞠躬:“更何况我亏欠您,这样也可以稍微当做是补偿吧。”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把灵魂契约还给你。”像个小孩一般恶劣的说,恶魔看着那个眉眼弯弯的家伙感到一阵烦躁,他挥了挥手将那个骰子脑袋遣退——
他越来越想知道那首歌的意义了……或者说是那个骰子脑袋的故事。
作为恶魔的时间太久,身处地狱甚至都不知道新鲜这个词是何意思了。

不过时间也没有让他无聊很久,直到那两个小杯子的出现——
他觉得自己不应为难小孩子,更何况这两个孩子的灵魂跟其他欠债的家伙相比也并没有什么作用。
“去讨债吧。”他瞪着金色的眼睛愉快的说——他并不在意他们会不会逃走,因为是小孩子他可以轻松的随时拿走他们的灵魂。
就像是童话,恶魔摸着下巴笑的像是狐狸,但是他没有看到骰子王意味深长的眼神——
就像他也无论是如何预料不到会发生的这个结局。
那两个小杯子,那两个他怎么都看不起的小孩子。却打败了他,将他所有的灵魂契约都烧毁了。
而现在他像是一块破布一样蜷缩在赌场的某个房间慢慢恢复着健康……还是那个骰子脑袋一定要求要在他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随便啦……恶魔自暴自弃的想:有什么所谓呢?也不过是痛打落水狗不是吗?
只是不间断的这样想着,他似乎又听到了很久以前那个骰子脑袋唱的没头没尾的旋律由远及近而现在来:
“Wherever she may be,She could search this whole wide world over……But she'll never find another man like me……”
“I went back to see my baby,Good God she's lying there dead……”
并不是一段旋律而是特意把两句歌词挑出来,就像是在暗示什么……
回过神来就看到那家伙一如既往的笑眯眯的现在自己面前,突然想想通了什么恼羞成怒的似的抓起什么就向他扔过去——
算是戏弄吗?这可真是让人不爽啊!

评论(2)
热度(29)
【拜托看这里】
默子/十八
段子手/情长三月党/高兴了什么都写不高兴了什么都怼/可拆不逆某些CP洁癖过激注意/不能算作是厨的角色厨/情绪日常不稳定,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关于文:可能tag里没有标cp但是一定会文前预警/本命cp攻受不逆可拆始终固定左右(放飞自我的扔小号)/雷梗OOC必然存在毕竟是个本命右的cp厨
别刷赞
别刷赞
别刷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