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兄弟
还是玩的那个梗

“为了不让你觉得伟大的papyrus太多管闲事,我们最好在一天中有两个小时互不干扰!”
听着这话的sans稍微觉得有点不妙——
其实他们一天之中也没多少相处的时间啊,为什么会提这种要求。

“sans——”
“嗯哼?”
“别挂在我腿上!你是什么挂件吗?”
“嘘——”sans比划个收拾:“现在可是互不干扰的两个小时。”

评论(9)
热度(39)
你们看到的是我身上最糟糕的部分,是令人作呕的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