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雄
死出
一个脑洞
其实关于弔哥的性格……我想看看他们笨拙的谈感情()
然而不可能……
但是熊孩子们就好适合谈感情的嘛(汪汪大叫)

回想起来,对绿谷出久来说那其实是一件说不出口的难堪的事情——
在面对那个家伙,自己与丽日同学可能存在生命危险的时候,落在瞳孔里的死柄木的脸还是让他忍不住走神了……
并不是说那张尽显疲倦与老态的脸有多么好看,只是死柄木看过来的时候,那样的笑容让绿谷出久毛骨悚然又感同身受。
是的,感同身受。
即使被掐着脖子也有思考(走神)的余裕,从刚才的一番话中能听得出他最初的理想与茫然,而后便是无与伦比的狂热……
让绿谷忍不住想起了初中时候站在楼顶边缘的那个下午……
是一样的吗?亦或者只是无法互相理解呢?
所有关于死柄木的想法大概只维持了几秒,在丽日同学出现的时候就被无法压下的焦躁挤压的之力破碎。本想着让少女远离这里,没想到那个家伙轻易的就放开了手——
“没想到不是一个人呢。”眯着眼,死柄木笑的像个邻家大哥哥,他站在起来双手插进裤兜:“好好享受现场的人生吧,绿谷。下次再见的话,我一定会弄死你。”
就如同路边逗弄流浪猫狗那样的闲适自然,黑色的背影很快的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眼瞳里最后的影像一定还是那平静又温柔的笑脸,将就转在脑子里剩余的思想碎片甩出去,被丽日拍着脊背的绿谷狠狠的抹了一把被勒出生理泪水的眼睛。
果然还是不能……理解,也无法交流啊。

评论(2)
热度(14)
“活着”就是想呼吸多一点点,然后我想起来了,这已经是第六十亿次的呼吸了。



前往更遙遠的彼方吧。